天气

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9篇

| 点击:

【www.xhbeng.com--天气】

篇一:[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小花仙第二季之花仙魔法使者_800字

  今天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不过,今天是周一,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又要上学了!安安不耐烦地按下闹钟,然后起床,一瞄闹钟,我的天啊,八点了!迟到了肯定的!安安说着从床上蹦下来,然后十秒钟内换上了校服,洗漱完毕。一出来,爸爸又在做糊了的早餐,反正也要迟到了,别吃了!安安背着书包下了楼,嗖地一声跑出了家门。
  一切事情都像往常一样,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安安也习惯了没有收复花精灵王的生活。不过,库库鲁倒是不见了。库库鲁可是安安查拉贝尔大陆事情的百科书啊!而且,库库鲁不在了,她的抽屉不是白打扮了?不过,更有意思的是,那个皇家宝盒也不见了。
  哎,怪事连篇啊!安安没说什么,叹了口气,对千韩打了个电话,说了事情的原因。千韩大吃一惊:“安安,库库鲁在我这里呢,他刚到。”安安感觉全身都在燃烧。“库——库——鲁!!!!!”
  不过,再见库库鲁的时候,安安发现库库鲁变了个样子,难道是他王子的形态?怎么这么丑啊!呵呵,这只是个意外!库库鲁彭第一声恢复了小昆虫的形态。
  “哈哈,小昆虫王子,今天似乎心情很不好嘛!”安安抓着库库鲁的头发。“你这个庶民,给本王子停下来!”库库鲁的眼睛恢复了半圆形,然后一下子从安安手里挣脱出来,“咳咳”了两声:“本王子要宣布一件大事,我们的花仙魔法试者又要继续工作了!”
  安安大吃一惊:“难道花仙精灵王还没有收集齐吗?”库库鲁说:“你认为精灵都收集齐了?”安安说:“花之法典不是聚齐了吗!”库库鲁哈哈大笑:“你这个愚蠢的庶民,花之法典只是花精灵王的一部分,你真以为有那么好的大事啊?你的妈妈可是给我托付了一个任务的!要求你把所有的花精灵王都收集齐!”
  原来,当年雅佳袭击的时候,普普拉花神为了保护花之法典的能量,创建了一个花之圣书。里面封印了20个强大的花精灵王,她们负责守护好了花之法典。花之法典安然无恙,花之圣书却支离破碎了。然而,花之法典之后又被戴维维解封,所以大事就定成花之法典的问题上了。然而花之法典收集好了,花之圣书可没法再寻回了。这个工作仍然应该交给花仙魔法使者。
  安安叹了口气,事情又来了!
    四年级:李沐鸽

篇二:[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小花仙第二部(一)_1000字

  就在夏安安收复牡丹花精灵王——如意的同时,神秘力量化成了二十二个花精灵王,这二十二花精灵王合成圣花法典,就在迷之王子进入异世界的那一刻,圣花法典突然解除封印,释放了二十二张卡牌——就是二十二个被封印的花精灵王,化成流星雨,落在花港市的个个角落。
  另一边:“库库鲁,你给我下来”。库库鲁把夏安安的蛋糕吃掉后,脏兮兮的趴在床上,夏安安看见了大发雷霆突然一颗流星落在了她家的花园,库库鲁发现了,对夏安安说:“安安快看,有一颗流星落在了那里”。夏安安一看真的,立刻和库库鲁来到那里,看看来看去只看到了一朵茉莉花,说:“什么流星,是一朵茉莉花”。突然花开了,花中间闪烁这一道光,那道光化成了一个花精灵王,夏安安和库库鲁大吃一惊,“花精灵王!它们不是都被收复了么?怎么还有啊?”夏安安说。“你是什么花精灵王,给本王子报上名来。”库库鲁指着花精灵王说,“哦!你们能看见我,这个玩偶还会说话”?精灵王惊讶到,“我不是什么玩偶,我是古灵仙族的库库鲁王子."库库鲁听到有人说他玩偶很不高兴。”"古灵仙族的王子是这样的吗?我想你应该是假的吧!”花精灵笑着说。“什么,可恶,安安快收复它。”“花仙魔法使者夏安安变身,善良、美丽、智慧力量凝结,伟大的古古拉花神见证,我以花之法典拥有者的名意召唤你,出来吧---椿。”“你就是花仙魔法使者”精灵王说,“嗯,你是什么花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哈哈,我是圣花法典的茉莉花精灵王——忠实。你当然没见过了。”忠实笑着说。“圣花法典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库库鲁摸着脑袋说,“哈哈,告诉你们吧!圣花法典就是神秘力量。”“什么,神秘力量。”库库鲁、夏安安和椿都大吃一惊……
    五年级:钱敏

篇三:[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小花仙之梦花法典(一)_1500字

  第一章----三叶堇的枯萎
  自从花之法典收集齐后,库库鲁就一直没有变回原形,所以他硬要耍赖以这个为理由待在人类世界不回去,弄得夏安安没有办法。于是就在库库鲁继续住在这里的第七个早上,电视上突然报道,街边种起的那些三叶堇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了,环境管理部没有办法,就种上了新的花朵。
  “安安,你说会不会是花精灵王在搞鬼呢?”库库鲁在安安背后偷偷说。
  “库库鲁,我看你是想花精灵王想多了,我们不都收集齐花之法典了吗?”
  “那为什么我还没有变回原形呢?”
  这一问可真把夏安安难住了,对啊!库库鲁还没有变回原形,说明花之法典还没有真正收集齐。可是,明明收集齐了呀!库库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夏安安想:“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去街边看看!”
  那个所谓的街边根本没什么远的,就是安安家门口的小路两边。以前,安安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些三叶堇。
  晚上,安安穿上衣服,一把拽出在抽屉里呼呼大睡的库库鲁。“喂!你这个地球庶民,干什么?”库库鲁又发起了脾气,安安面无表情地说:“库库鲁,你要是想变回原形,就跟着我走!”库库鲁当然想变回原形,要是以往的话他肯定乐意出去,可是这三更半夜的,离开温暖的被窝真是不是滋味!
  库库鲁毕竟还是想变回原形的,所以他就不情愿地跟着去了。
  晚上黑灯瞎火的,真的有点可怕,安安不怕,她召唤了花精灵王百结,因为百结的属性是光,可以放一点明亮的光线在街边。于是顺着丁香花的亮光,安安和库库鲁来到了街边种三叶堇的地方。安安知道,环境管理部门种上了新的花朵,那么……正想着,今早刚种上的三叶堇就枯萎了,这个瞬间,安安仿佛看到了一个花精灵王的翅膀,然后躲到了楼房后面去了。
  “追!”安安和库库鲁,还有百结快速飞了上去,很快就找到了花精灵王。花精灵王的样子非常可爱,穿着中式的黄色连衣裙,系着黑色蝴蝶结腰带,还有黑色的领口和袖口。她的头发是棕褐色的,炸成了两根麻花辫,用黄里透黑的三叶堇装饰着。她的表情却很冷淡。“花仙魔法使者,就这么点能耐?”安安最讨厌那些精灵王说自己什么不好什么没能耐,所以她和旁边的百结变了身。
  “哟。还不错嘛!”三叶堇精灵王解开黑色腰带,然后把这根长长的腰带甩了甩,一些三叶堇花瓣飞了出来,然后马上消失了。
  安安全然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她就打算先回家了。
  库库鲁上次去拉贝尔大陆了一趟,然后回来继续居住的,他带来了一个花仙宝盒,打开宝盒,会有一面镜子能让人类世界的她们和女神沟通。她们打开镜子,女神就从镜子前显现出来了。“花仙魔法使者,请问你有什么要问的吗?”安安说:“女神,为什么花精灵王还有?”女神笑了笑,解释道:“其实你们之前收集的是花之法典。我们在和邪恶势力战斗的时候,用的是一本梦花法典里的精灵王,这里面的精灵王都很强大,足以和雅加对抗。可是之后她们就散落在人类世界了。我就临时制造了一本花之法典顶替梦花法典。于是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还有一本梦花法典。现在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收集这些强大的花精灵王,加油了,王子,加油了,花仙魔法使者夏安安!”女神说完,就消失了。
  安安想了想,然后见已经凌晨1点了,就再次拉着库库鲁跑了出去。“库库鲁,我知道怎么收复她了!强大的花精灵王,当然要被强大的花精灵王打败!”库库鲁眼睛半睁半闭,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库库鲁!”安安叫道,把库库鲁叫醒了,“你知道在花之法典里最强的精灵王是哪个吗?”库库鲁这次认真地回答:“当然是已经收复的如意和进化了的椿啊!”
  安安说:“既然要对付强大的精灵王,当然要用强大的精灵王来打败她们喽!”
  【未完待续……】
    四年级:李沐鸽

篇四:[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变身夏安安·文贴 恋之歌_3000字

  在跟库库鲁分别的时候,夏安安没有哭。
  “库库鲁……”夏安安强忍着泪水,挤出一丝微笑。
  “喂,庶民,我要走了。”库库鲁有些不舍地看着夏安安。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仙女座公园里,夏安安望着库库鲁远去,终于肆无忌惮地哭了出来。
  一天过后。
  “安安,库库鲁她们真的走了吗……”千韩知道这样会让夏安安伤心,但她觉得,夏安安是一定要过这道关的。
  “嗯。”出乎意料,夏安安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伤心的神色。
  一天过去了。
  夏安安依旧想着心事,回到了家里。
  她在吃饭后仍然把一盒布丁放在桌子上。
  仿佛,库库鲁还在这儿。
  “哎哟,痛死了!”呻吟声从花园里传来,夏安安连忙跑去。一个娇小可爱的花仙映入了夏安安的眼里,她穿着镶有薰衣草叶子的紫色连衣裙,头上戴着一朵不知名的花,湛蓝的眼眸就像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恩……你怎么了?”夏安安小心地问她。
  “哎,你能看见我?”那个花仙甩甩深蓝色的头发,疑惑地问。
  “你是……花仙?”夏安安将心中的疑惑问出。
  “你是也花仙国的花仙,对吧?你身上有花仙的气味。”
  “呃……一半吧。”
  “你应该是命定的花仙魔法使对吧?”女孩的眼眸闪了闪。
  “你是……”
  “我是薰衣草精灵王落夕,不过,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要不是南茜出去了,我才跑不掉呢。”落夕没有给夏安安说话的空当,自顾自的说。“你是镇守花之法典的精灵王?”夏安安终于说出来。
  “花之法典?不不不,我只是拉贝尔大陆认可的精灵王,不过先不跟你说,我得赶紧回去了,要不然南茜又要发飙了。”
  “回拉贝尔大陆?你可以带我回去吗?”这样就可以见到库库鲁了。夏安安的脸蛋红扑扑的。
  回复
  了很长时间才跑过来的。”
  “真的不行么……”夏安安失落地站在家门前,爸爸说他要研究一个很重要的花种,应该半个月回不来了。
  “你真的那么想去?”落夕看着夏安安。
  “当然了……”
  “也不是不可以的。”落夕歪了歪脑袋,“穿越两个世界需要非常大的能量,如果你想去,那就顺便捎上你了。”
  “真的吗?”夏安安的眼睛亮了,“那我去收拾一些东西!”她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落夕,你这是走的什么路啊。”夏安安一阵眩晕,不只是她,落夕也有些想吐:“呃…我这是抄近道……”夏安安眼前一黑,仍然紧紧地抓着落夕的手。“喂,醒醒,咱们到了!”夏安安睁开眼,看见的是落夕湛蓝的眼眸。
  “到了么……”她晕晕乎乎地起来,看见的却是一片奇丽的景色。
  巨大的郁金香,可爱美丽的花精灵,和欢声笑语的花仙们。
  这一切是那么地让人震撼。
  “对了,你来拉贝尔大陆不仅仅是单纯地欣赏景色吧?”
  “差点忘了!对了,你知道库库鲁在哪里吗?”夏安安赶紧站起来,急切地问。
  “库库鲁?他现在肯定在古灵仙地。”落夕有些莫明其妙。
  “你能带我去吗?”
  “带你去?当然可以。”落夕欣然答应了夏安安,扑着翅膀飞起来,夏安安连忙拉住她的手。
  这个时候的古灵仙地是最美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闪烁着微弱的萤光。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宛如一个个小精灵。远处,她看见了库库鲁的影子。
  她想喊他,却看见了一个女孩偎依在他身旁。
  “库库鲁…”夏安安还是轻声喊了出来。
  库库鲁一惊,看见了夏安安。
  “夏………”
  “库库鲁,我来看你了。”她尽量不发出呜咽的哭声。
  库库鲁还没出声,女孩就不耐烦地说:“库库鲁,你种的我最喜欢的夜来香快要枯萎了。”库库鲁赶紧当成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将那株花瓣有些发黄的夜来香浇上水。
  她……最喜欢的夜来香?夏安安的眼睛还是湿润了。
  “抱歉,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所以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夏安安说过后立刻头也不会地快步走远了。
  “落夕……那个女孩是谁?”
  “哦,你说的是芬妮啊,芬妮和库库鲁一样,也是古灵王族后裔。哎哎,你还不知道吧?库库鲁在美丽湖西对芬妮宣过誓言呢?应该是永远在一起吧?”说到这儿,落夕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而夏安安却沉默不语。
  看到妈妈莉莉后,夏安安第一个反应就是,糟了。
  “安安,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到拉贝尔大陆,这样很危险的!”莉莉严肃地对安安说,毕竟,她现在没有椿的帮助,根本不能受到任何有杀伤力的攻击。
  “是我把她带回来的。”落夕缓缓开口。
  “你是薰衣草精灵王落夕?你在就好。”莉莉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
  “不好了!不好了!”藤蔓被拨开,一个女花仙焦急地对莉莉说,“那些封印住的花精灵王都忽然之前解除封印,在美丽湖西到处破坏呢!”
  “封印住的花精灵王?”夏安安有些不解,不是花之法典重创过了吗?
  “那是因为有一些花精灵王非常惹人讨厌,到处做坏事,所以普普拉女神才这样做的。”落夕在后面为夏安安讲解。
  在拉贝尔大陆,有善良的花精灵王,也有邪恶的花精灵王,这些花精灵王善恶不定,不过邪恶的花精灵多数时是邪恶的,这本封印花精灵王的,叫做《暗黑之花》。
  暗黑之花的原始形态是以一朵黑色曼陀罗,在打开时是一本黑色镶金的书,
  跟花之法典不一样,它不能给人们带来黑暗力量,却能毁灭拉贝尔大陆。
  就是因为封印的花精灵王。
  他们虽然没有黑暗力量,但也能将拉贝尔大陆陷入一片混乱。
  将暗黑之花解除封印的,大概只能是雅加了。
  “那谁能控制住她们呢?”
  “你。”落夕坚定地说。
  “你是花仙魔法使者,或许,只有你能够封印住她们。”
  只有自己吗?
  看来,一场冒险,又要开始了。
  第二章·末路之美
  当她们来到美丽湖西时,场面已经失控了。
  “你们……”
  “夏安安,我们现在必须要制止她们。”
  “那我们该怎么办?”夏安安紧张地看着上窜下跳花精灵王们。
  “收复她们,并与她们缔结盟约。”落夕坚定地说。
  “怎么收复?椿被封印在花之法典,我没有任何可以收复她们的工具。”
  “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莉莉缓缓走过来,“所有的精灵王都是可以缔结盟约的,所以,落夕……”她的意思非常明显。
  “安安,就按莉莉小姐说的做吧。”落夕答应得十分干脆。
  “……伟大的普普拉花神见证,我以花之法典拥有者的名义,与你缔结守护精灵法则,落夕!”
  “从此以后,落夕不仅仅是薰衣草精灵王,她更是夏安安的守护精灵。”“安安,你们的时间有限,必须要赶在她们逃跑之前收复她们!”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的连衣裙的花精灵王从夏安安身边以极快的速度飞过,面具遮住了她的容貌,她的嘴角荡起一丝微笑,裙摆缀着的荼蘼花让夏安安一惊,看来她是荼蘼花精灵王。
  “暗黑之花所有的花精灵王都是个迷,没有人知道们是什么花,叫什么名字,脾气也不明。”落夕仔细地想着,一边追着那个花精灵王。
  “荼蘼花……”夏安安看着那个精灵王,想起了什么。
  “荼蘼花的花语是末路之美……”夏安安的话被她听见了,她冷酷地看着夏安安,说:“你有什么资格懂我?末路之美,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爱!”一瞬间,夏安安好像看到了她的经历。
  一个女孩,被人欺骗后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委屈,气愤,伤心,害怕……以及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着爱。
  “被人欺骗的感受……一定很不好吧?”她轻轻呢喃着。“你怎么知道的?”对于夏安安的理解,她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你的心告诉我的。”夏安安笑着说。
  “你……真的了解我?”
  “如果是的话,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夏安安试探着问。
  “我叫,荼蘼。”荼蘼笑着说。
  “伟大的普普拉花神见证,我以花之法典拥有着的名义,与你缔结盟约,荼蘼!”
  三·舞会
  夏安安拿着一张精致的邀请函,坐在长椅上纠结。
  这张邀请函是黛薇薇给自己的,是库库鲁的舞会。
  “真想不懂你为什么不去,古灵仙族的舞会应该是非常华丽的吧?要是我,我肯定去。”落夕在一旁唠叨。
  夏安安看着那张邀请函,愣住了。
  到他的舞会去,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已经有了芬妮,也许他不再需要自己了。
  与其到他的舞会上看着库库鲁和芬妮,夏安安认为,她更希望去回避这些东西。
  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有着小小的期待呢……
  “哎,安安你怎么了?”
  “我要去参加库库鲁的舞会。”
  夏安安躲在墙角,心里有些后悔。
  当初为什么一时起劲答应了呢?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难过。
  她看见了芬妮,此时此刻的芬妮,穿着鸢尾花裙,头上戴着一朵鲜艳的夜来香,衬托着芬妮的脸蛋更加可爱。
  芬妮的后面,是库库鲁。
  夏安安想说些什么,最后,只留下一声叹息。
  也许,自己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她默默退出了舞厅,忧伤地看着库库鲁和芬妮在舞厅中央旋转,他们好像就是天生一对一般。
  不知不觉,她来到了一片空地中,地上栽着零散的山茶花,让夏安安想起了椿。
  可惜,椿已经被吸进花之法典,她永远不能再保护自己了。
  想到这儿,夏安安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
  突然,一道光划过了天空。
  “流星!”她不由自主地喊起来,兴奋地看着一道道光划过天空。“什么流星,那只是我施的小法术而已。”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你吧,库库鲁。”夏安安一听就听出来了。
  “呃……真没意思,还想吓唬吓唬你呢……”库库鲁坐在夏安安的旁边,看着寂静的天空。
  “你怎么在这里?”
  “我啊……黛薇薇讲完后,我就随便跳跳舞就来这里了,不过你怎么知道这儿的,这是我的秘密基地。”库库鲁自言自语地说。
  “我只是觉得这里很美……”夏安安涨红了脸。
  “我也这么觉得。”
  此时此刻,天空中的星星变得越加耀眼,夏安安咬紧嘴,还是问了出来:“你……当初你为什么对芬妮那么好?”她开始紧张起来,害怕库库鲁彻底打破她的幻境。
  “因为她是我妹妹啊。”库库鲁的眼里没有过多的情感,只是笑着说。
  夏安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她看着静谧的天空,笑了。
  这是她来到拉贝尔大陆后,最由衷开心的笑,也是库库鲁看到过最美的笑。
  “谢谢你,库库鲁。”夏安安这样说。
  而阴暗的角落里,芬妮穿着华美的衣裙,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异样:“夏安安,我绝不会让你夺走库库鲁的。”看着库库鲁和夏安安,她攥紧了拳头,走开了。
  四·芬妮的怨恨
  芬妮避开了库库鲁和夏安安后,来到了魔法歌剧院。
  此时的魔法歌剧院非常静谧,所有人都聚在仙境舞厅,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夏安安。”她轻轻说出三个字。“如果你的到来会使我失去库库鲁,那你就不需要在拉贝尔大陆了。”芬妮是个固执的人,想做到的事,她一定回去做到。
  此时此刻,夏安安禁不住夜里的凉风,打了个喷嚏。
  “肯定是感冒了,我们快回去吧。”库库鲁牵起夏安安的手,准备回屋。
  “不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既然我的问题得到了答案,那我就可以回去了,明天我再来找你。”夏安安对舞会并不感兴趣,而且也不会跳舞,去那里干什么?
  她告别了库库鲁,回到了妈妈莉莉给她准备的小屋。
  “终于回来啦?”落夕不满地看着夏安安。
  “落夕,我有点累了,所以先睡觉了啊。”夏安安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经过,而是避开问题。
  落夕看着睡着了的夏安安,飞出了小屋,坐在花园的秋千上。
  突然,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是谁在那儿!”她不仅感觉到了花仙的气息,还感觉到了花精灵王的气息。远处的树丛突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落夕快速飞过去,可树丛里却没了人影。
  “让她跑了。”落夕一阵叹息,飞进了小屋,看着沉睡的夏安安,良久,还是只有一声叹息。
  第二天。
  夏安安跟落夕告别后,就来到了库库鲁的住处。
  “这株夜来香真的好漂亮呢!”夏安安呆呆地看着夜来香。
  库库鲁的神色微微一动,又恢复了正常。这一切,安安没有看见。
  “库库鲁!咦,夏安安也在呢。”芬妮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些不高兴。
  “芬妮?你怎么来了?”库库鲁停止手头上的活,看着芬妮。
  “以前我经常来这的啊!”芬妮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不过,她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库库鲁:“喏,黛薇薇让我给你的茶会邀请函。”她特意撒了谎,说夏安安去不了茶会。不能再让这次机会白白流失了,芬妮心想。
  “咦,只有一张啊……”库库鲁嘀咕着,并对芬妮说:“我能不能带夏安安一起去吗?”
  芬妮好像料到他会这样说,遗憾地说:“古灵仙地的茶会一般只有古灵族可以去。”芬妮趁库库鲁不注意的时候,得意地瞟了一眼夏安安。
  夏安安有些愣了。
  她无缘无故怎么又被芬妮惹到了,夏安安的小算盘打了起来,望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库库鲁,轻声说:“那库库鲁,我就不去了,还有落夕陪着我呢,你和芬妮去茶会吧。”
  库库鲁只好答应,芬妮心里又一喜。
  告别了库库鲁和芬妮,夏安安独自来到古灵仙地溜达。
  “这里好漂亮啊!”夏安安的眼里有着兴奋的光芒,她看着眼前带着光亮的絮状物。
  突然,一阵风刮来,让夏安安睁不开眼睛,等到风停后,她看见了一个女孩。
  “啊,被发现了!”女孩的黄发在风中飞舞,夏安安也不由自主地去追她,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无缘无故惹上这么多人?
  “安安!”是落夕的声音,她甩开夏安安,朝着女孩的方向飞去,不一会就抓住了这个女孩。
  “落夕,你这是干什么?”夏安安有些奇怪落夕为什么要把这个女孩抓回来。
  “她是精灵王!”落夕无奈地告诉她。
  “精,精灵王?”夏安安的嘴巴张成了O型。
  “被你们发现了。”女孩不屑地看着夏安安,“我是夜来香精灵王,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的。”说着,她将脸别向另一边。
  目的都说清楚了,她们还能说什么?夏安安不知道怎么开口。
  “喂,你确定不说?”落夕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孩,
  “不说。”她也坚定地说。
  古灵仙地现在除了她们没有任何人,落夕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夏安安试探着问道。
  “因为芬妮……不!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女孩察觉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把嘴闭上。
  “芬妮?你和芬妮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因为她?”落夕追问道。
  女孩也自知瞒不过去了,看着夏安安,说了一件事。
  自从她被封印解脱后,她就见到了那个古灵精怪可爱的女孩,芬妮。她听说了她的故事,把她藏在她的住所,当她偷偷跑出来,看到芬妮得意的眼神,她有些不可思议,这与之前收养她的那个女孩,是一个人吗?
  她就伤心地跑了出来,碰巧看见了夏安安。
  “我讲完了,你们还想怎样?”女孩不屑地转过头。
  “我……你还没有说出你的名字呢!”夏安安终于反应过来,问道。
  “我的名字?我叫紫苑。”紫苑笑了笑。
  “伟大的普普拉花神见证,我以花仙魔法使者使者的名义,与你缔结盟约,紫苑!”
  “什么,你把……你把紫苑收复了!”一个淡绿头发的女孩跑了过来,脸上满是震惊。
  芬妮……”夏安安不知如何解释才好。
  “夏安安,我不会放过你的。”芬妮瞪了一眼夏安安,走进了魔法歌剧院。
  五·迷之双生精灵王
  夏安安看着芬妮抽泣着跑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落夕在一旁,没有给夏安安安慰或者建议。
  或者,她根本给不了夏安安心里安慰,这一切都得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古灵仙地,魔法歌剧院。
  “我真没想到她会强行收复紫苑,紫苑她应该是一个自由活泼的花仙,夏安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芬妮坐在大树下抽泣,她身边的胖滴兔愣愣地看着她。
  “夏安安,你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芬妮看着天空,喃喃自语。
  此时此刻,夏安安在小屋里急躁地走来走去。“芬妮她是误会了啊!我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夏安安苦恼地说,而落夕打了个哈欠,无语地看着夏安安:“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去跟她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吗?出门左拐500米慢走不送…”说着说着,她睡着了。
  “又是新的一年了呢!”清早,夏安安跨出门外,不禁感叹这世间的美妙。
  到处都是一派红红火火的景象,而飘舞的飞雪更是为新年做了美丽的点缀。
  “安安,新年快乐!”落夕穿着大红的上衣和裤子,飞了出来。
  “新年快乐!你这是……”夏安安注意到落夕的一身红,不禁问了出来。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我听戴薇薇说你们地球过新年都要穿红衣……我才不穿呢!”落夕瞪了夏安安一眼,转身走进屋内。
  夏安安连忙抓住落夕的手,“好啦好啦。”落夕却一脸不情愿地飞进屋里,留下她一个人大眼瞪小眼。
  “喂,这是给你的礼物,收好了。”忽然,落夕扔出了一个盒子,夏安安为了接这个盒子,险些跌倒。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精致的山茶花手链,上面还有着山茶花的鲜香。
  夏安安看着手中别致的手链,不由得湿润了眼眶。
  “谢谢你,落夕……”她抬起头向着落夕奋力地挥了挥手,哪怕她没有听见。
  街道上,许多花仙都在搬运着年货,夏安安一边飞向古灵仙地,一边观赏着雪景。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做好的,你可要好好收藏。”落夕撇了撇嘴,又转身躲进屋里。突然,她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五年级:范煜轩

篇五:[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小花仙第二季之纯洁的爱上_300字

  一大早,露露坐在安安的床上讲:唉~都过了几天了!花仙精灵王怎么都没出现。安安低了低头,库库鲁大声吼叫对安安讲:好了!你们这样怎么收服花精灵王啊!哼!。  “安安"从楼下传来,夏木又讲:“可以帮我看着这一盆花吗?”  “好的,爸爸‘’安安的声音从房间传来,安安从床上站起来打了个哈欠,“庶民你要干什么!‘’库库鲁大声叫。  “照顾这盆花呀~‘’安安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库库鲁。  “庶民,本王子饿了!快准备东西给我吃。‘’库库鲁双手抱胸的说。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这个不学无术的王子。哼!‘’露露从楼上飞下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安安用手动了动花瓣。  花上沾上了几点光,立刻出现了一个皮肤嫩白、娇小玲珑的花精灵王,更不敢相信的是她的额头上没有控制魔法。
    五年级:高妙伊

篇六:[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小花仙(第六章)迎春花精灵王春来_1000字

  再拉贝尔大陆:“塔巴斯,你一定要阻止夏安安收复花精灵王。”雅伽说,“是的,女王。”塔巴斯说。
  “哇!吉祥好厉害。"伊娜说,“要不伊娜姐,我们和她定结盟约吧!这样我们以后受伤了,吉祥哥哥就可以给我们治疗了。”光桃竹说。“好,花仙魔法使者夏安安,我们愿意和你定结盟约,我叫伊娜,她叫光桃竹。”“伟大的普普拉花神见证,我以圣之法典拥有者的名义,与你定结盟约——伊娜。”金钟花精灵王——伊娜以与花仙魔法使者定结盟约——归位。“伟大的古古拉花神见证,我以圣之法典拥有者的名义,与你定结盟约——光桃竹。”山桃草精灵王——光桃竹以与花仙魔法使者定结盟约——归位。“哈,又多了几张紫色水晶卡牌。”夏安安笑道。“现在几点了。”库库鲁说。“嗯,一点。”之后库库鲁和夏安安去睡觉了。草丛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迎春花精灵王出现了……
  放学了,“千韩,我告诉你,昨夜我又收复了两个花精灵王。”夏安安说。
  “安安好厉害。”千韩拍着手说。
  “看来安安还不错。”卢西奥说。
  “安安小心,有花精灵王。”库库鲁飞了出来说,之后,他向前飞了过去。夏安安它们追了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花精灵王在和塔巴斯战斗来,“塔巴斯,你休想收复我。”春来说,“不一定,反正你迟早是我的精灵。”塔巴斯邪恶的笑了笑……
    五年级:钱敏

篇七:[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安安日记·1_2000字


  S初中是个特别先进的学校,至少相对于S县的确如此。它有着浓郁的现代化气息,特别是米白色的两栋教学大楼和一栋办公楼,还有一应俱全的设施,更是令人喜欢不已。最近S初中又翻新了操场,可惜却被列为学生的禁地,美其名曰:保护。这两天似乎又不愿意让这操场空闲着,便放出消息,宣布期中考试一过,就召开运动会。
  各个班听闻消息,都躁动起来,有欣喜若狂的,有愁眉苦脸的。八一班也是其中一个,自然不能免俗,兴奋的差点把房顶掀翻。报名的声音此起彼伏,平时没有实权在手的体育委员付浩,现在成了香饽饽,一大帮子人围着他转,俨然又一个太阳系,付浩自然当仁不让做起了太阳。
  女生是弱势群体,这会儿却彪悍起来。左掐一个,右锤一个,几个呼吸的瞬间,竟然挤进了内围。兴奋得满脸通红,大喊着某项目某名字。
  “我,我报名,报女子一百米跑。”
  “还有我,项目一样。”
  “快,给我报三个女子立定跳,我一个,小白一个。”
  “你怎么能报三个?只有两个人。不行!”
  “说不定佳佳也会去啊。不行,还得多拉几个下水。那个……”
  付浩叹息,女生果然都是天生的群体生活主义者。上厕所拉几个,打饭拉几个,连运动会还要一起。怎么就那么麻烦。头疼归头疼,记录还得记录。体育委员,向来就不是什么好差事。付浩默默地哀叹。
  兴冲冲商定完毕,一大帮子人又簇拥到了一起,吱吱喳喳,简直没个完。似乎也就那么两天的时间备战,真不知怎么就那么积极。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钻研钻研数学题。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哎,可是怎么就没人对数学感点兴趣呢?数学老师王福运摸摸自己做了十几年班主任的近乎秃顶的脑袋,怎么也想不出对策。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期中考试终于来临。各同学瞒天过海,大显神通,绞尽脑汁送走了期中大神。期盼已久的运动会终于来临。尽管是寒风吹,操场上仍旧是站得密密麻麻腰杆直挺的学生们。进入十一月,说是秋末,却简直和冬天没有什么分别。校长的谈话还在继续,用八一班同学的话来形容,简直是孙二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好容易讲完,可是还有政教处主任啦,年级组长啦一大群人的讲话。谢安安,八一班最不安分的学生,却也老老实实站着。看来大家对这次运动会,重视程度不是一般的高啊。
  终于,陈词滥调在学生们的热烈欢送中结束了,谢安安松了一口气,欢欢喜喜看着一群绞尽脑汁写加油稿的人,得意的掏出一摞早已写好的稿子,交到收稿人手里。看着大伙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安安就得意非凡。委屈去吧,羡慕去吧,我谢安安是什么人,先知!这群无知的弱势群体啊~安安慨叹。
  轮到代安琪的100米比赛了,不去看实在可惜。安安熟门熟路跑到操场边,恰好赶上代安琪向终点跑来。而且名次还不低,竟然是第二名。眼瞧着就要到终点,安琪心情激动,最后一步,落上了相邻的第三条跑道。一声尖利的哨音。“犯规,成绩取消。”
  代安琪伤心的几乎要撞豆腐自杀,不少人亲昵的喊着她的昵称,用友情的力量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小黑啊,咱不伤心啊,不就是个名次嘛,算什么?不稀罕是吧。”
  “小黑啊,重在参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咱不怪你,快来看我比赛,你不给我祝福我可拿不了名次。”
  ……
  无论什么人说什么话,代安琪始终一言不发,情况根本不见好转。大家一时间都想不出好的办法。这时候一个女生被众人推推搡搡来到小黑面前。那人没好气儿的瞪了众人一眼,无可奈何的清清嗓子道;
  “小黑啊,咦?小黑,你怎么不哭呢?不哭多没诚意?”听这话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正是人称“毒舌一郎”的未来律师谢安安是也。谢安安的嘴可谓是年级一绝,说好话能把你哄上天,要损人也是半个脏字而不带,愣是能把死人气活了再气死,活人气死了再气活,却还是占着理,谁也别想从她这儿捞到什么好处。以至于明明是个极可爱的女生,偏偏让人又爱又恨,被欺负了也是敢怒不敢言。此时她正悠悠闲闲的瞟着代安琪,手中拿着几张纸片,一脸不认真,边说边得瑟的扇扇。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嘛!
  俗话说得好,“宁惹狗上墙,不惹暴力狂”,别看代安琪名为安琪,可她就未必温贤良。相反人家还是跆拳道高手,脾性如火山。不爆发则已,一爆发就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绝不是那么容易平息的了。果不其然,小黑震怒:“丫的给我站住!”
  安安马上发挥她逃跑了无数次的经验,瞬间窜向主席台,死皮赖脸躲着怎么也不出来。众人赞叹:安安跑步的潜力果然无穷!小黑可不乐意了,在主席台之外气得七窍生烟,可惜自己不擅交际,别的老师对她不太熟悉,自己也不敢进主席台。哪像那个交际能手谢安安,哪个年级的老师都知道有这么号人物,并且脸皮其厚无比,自然有着进入主席台的“特权”。
  “今儿个我还就是不哭了,走,萌萌,咱看你比赛去,一会儿再收拾她。”代安琪怒色尽显,却没有了刚刚比赛失利的忧伤,众人欣慰。安安在后面看着代安琪走远,终于长舒一口气,埋怨的说:“都知道转嫁小黑的不爽,可是凭啥被追杀的又是我?”
  晚上,语文老师孟香布置语文作业,以“幸福”为话题,写一篇作文。安安郁闷了,幸福是个啥?这词也太飘渺了。孟姐你真会捉弄人呐。相反,小黑奋笔疾书。“幸福就是死党的安慰,是追杀某人时心里的快慰……”安安看了,挠挠头也写。
  “幸福就是被追杀时,追杀的那人突然放过我,对我说谢谢,还……”安安自语,幸福真好。
 
    湖北十堰房县城关镇第二初级中学初二:萌猫小七

篇八:[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最大的悲哀_900字


  我看到生命从我头顶飞过时投下的斑驳而深邃的暗影,沙漏翻过来覆过去。时间又过去一大半,黑色高考也离我越来越近了。很多事情也改变了。
  我已经可以将自己的物理成绩不及格当做笑话来讲了,而好友也可以心平气和的说鸦片战争的年代是1804年了。无所谓,随便的事儿。
  不知道人是不是一种喜欢怀旧的动物。当我走在街头看天的时候,我总是怀念我们那一群死党曾经辉煌的不能在辉煌的事儿。
  生活就是一万个笑话的堆积。比如,我见到郭敬明了。嗯,是的,不过是在梦里。
  梦醒后,我突然记起月考那惨不忍睹的成绩。想起了某某一哥们儿的话:频繁地月考像翻来覆去的死。我很喜欢这个比喻,很真切。
  从高一下学期刚开始我就一直处于一种反复的状态:死,然后重生,然后再死,然后再重生。哈,凤凰火鸟之类的比我差远了。
  唉,我又在回忆了。没办法,人一上年纪就这样,像我妈似的。
  高一的这个时候,高三的师兄师姐们也是甘冈挨过了三摸,走过校园的时候我都不敢看他们,怕看到一张咬牙切齿目露凶光的脸,哈,就像此时此刻的我。高三的学生是“坐在地狱仰望天堂“,我多么怀念当年”坐在床上看天花板“那无所事事的悠闲啊。
  坐在房间里,我听得见忧伤在我心里疯长的声音,我听得见自己的大脑被某种东西侵蚀的声音,可我不反抗也不挣扎,我想只要你不把那些化学方程式和公式挤掉,那么着大脑随你怎么弄好了,我无所谓。我神色安然,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打电话给老哥的时候我就这么告诉他。他在电话里骂了我近半个小时,他说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的没有斗志。我说斗志这东西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想的时候多了,也便有了,不想的时候,斗志就一点一点的消弱。说完我发现自己的论证技巧越来越纯熟。
  我听见老个电话那头长长的叹息声。于是我对他说,你放心好了,我暂时死不了,我是那种”看起来很弱怎么都弄不死“的人。
  老哥说暑假我回来看你,你在暑假前给我安安分分的活着。
  我说,我一定留着小命等你回来。
  昨天,我第N次将数学试卷揉成一团准备扔出窗外,可冷静了一下之后有第N次将试卷展开抚平。好友说你这个动作从分反映了你的软弱。
  我抬起头相当认真的对她说,如果高考不考数学我可以比谁都坚强。
 
    高二:孟倩

篇九:[库库鲁摸安安全身无力]谢谢您,妈妈_700字


  妈妈,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您的节日,儿子先在这里祝您节日快乐!
  妈妈,我已经十岁了,感谢您这些年来辛辛苦苦地照顾我。邻居们都说,我是一个很能折腾的孩子,现在想想,在这十年里,都不知道您是怎么熬过来的。
  还在怀里抱着的时候,常常外面的雨很大,天很冷,我却不愿在屋里呆着,不会说话只能用哭来表达我的反抗,只好爸爸抱着胖胖的我,您撑着伞,行走在风雨中。有时候我倒是愿意在屋里,不过不是自己家的屋里,而是别人家里,于是您就抱着我东家串串,西家走走。
  上学了,总该让您省心了吧,结果,我还是常常让您担心,常常做一些您想不到的事。因为看蚂蚁整张卷子做了一题,结果您被请到了学校;因为捉蜜蜂我掉进了厕所,让正上班的您赶快请假来领我;因为与同学追逐头被凳子的一角磕破,看着那么多的血您吓坏了……
  妈妈,谢谢您,您辛苦了,在今天属于你的节日里,我想让你看到不一样的我,我想让你从此安安心心的上班,快快乐乐的生活,让你看到一个长大了的我。我要帮你洗洗脚。
  吃过晚饭,我很认真地提出了我的要求,可是您却说:“我已经洗过脚了。”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把我全身淋了个透。可是我马上就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对妈妈说:“你洗脚是为了干净,我给你洗脚时为了解除疲劳。”妈妈笑了,乖乖的坐在了板凳上。我把柔软的手伸进水里慢慢地摸着妈妈粗糙的脚,揉着,搓着,我看了看妈妈,又缓缓地低下了头……
  妈妈,谢谢您,您辛苦了!今天是您的节日,好好地睡一个觉,休息休息吧!
    河南驻马店驿城区驻马店市开发区一小五年级:刘沛源

本文来源:http://www.xhbeng.com/wendangdaquan/103057.html